“周郎陆弟”中的陆弟是陆逊还是陆云?

鬼才衣带香:

读此文前,请卸载粉丝滤镜。


  



同崔傅答贤弟(唐·王维)


洛阳才子姑苏客,桂苑殊非故乡陌。九江枫树几回青,一片扬州五湖白。扬州时有下江兵,兰陵镇前吹笛声。夜火人归富春,秋风鹤唳石头城周郎陆弟为俦侣,对舞前溪歌白纻。曲几书留小史家,草堂棋赌山阴墅。衣冠若话外台臣,先数夫君席上珍。更闻台阁三语,遥想风流第一人。




  


注意到这首诗是因为在lof刷tag,看大家很喜欢引,然后又说陆弟是陆云,我一脸懵地搜了各种百科、选集注本,它们都告诉我,王维这首诗里“周郎陆弟”的“陆弟”指的是陆云。为什么啊就因为赵殿成说了就成了真理啦?读诗不带这样耍流氓的啊喂!前后文都不管的,看见“陆弟”就注陆云?本文盲不服!


   


“陆弟”单独出现,一般指陆云这没问题。


但是!周郎陆弟一起出现的时候,“陆弟”不是陆云是陆逊。为什么?前面有“夜火人归富春郭”,富春人是孙权,后面紧跟着“周郎陆弟”,请问陆云功业跟孙权有半毛钱关系吗?


有人说“夜火”不能这么理解,夜火就是夜间发生的事,行行行,按这种说法,先有夜火,后联想到周郎陆弟,那周瑜赤壁和陆逊夷陵可都是晚上放的火,没听过陆云跟夜火有什么关系。


前面的联想完,后面“曲几书留小史家”是王羲之的典,“草堂棋赌山阴墅”是谢安的典。


梳理一下,线索就清晰了:孙权——周瑜、陆逊——王羲之、谢安。


这首诗是赞美对方政绩的,为什么?因为后面有“外台臣”,台阁是尚书台,但一般不实指,一般泛指中央重臣。外台臣就是说对方虽然在地方上做官,地位也十分重要。赞美对方的政绩,会用到陆云相关的典故吗?不会。


最后一句“三语”是用阮修的典故,出自《世说新语》。王衍问阮修儒道区别,他回答了三个字:“将无同。”因这三个字得到王衍幕府掾属的职位。全诗贯穿下来就是吹对方的政绩,说对方属于江左风流人物,一定能步步高升。结合开头“洛阳才子”和后面用的人名地名,对方大概本是洛阳人,或者本来在中央做官,后来外任,外任地大概在三吴这块地方。


全诗大概是这么个意思:


你本来是京城人(洛阳人或者长安人),很有才,现在到苏州一带来做官(可能是当刺史)。就跟贾谊似的,没有被重用啊。当时永王李璘叛乱(或者是别的什么唐代时下的兵乱),你们协助平乱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和功绩,就像周瑜、陆逊协助孙权一样,护卫了一方安宁。不仅功劳大,做人也很有名士风流气,能文能武,文就像王羲之一样,武就像谢安一样,镇定自若间就把叛贼给赶回去了。如果说地方官中哪个最有风流气质?那得算你了。又听说中央求贤若渴,广纳贤才,你这样的风姿,我一下就想到你,你肯定会被调到中央去重用的。


     


就这一首诗你可能还会觉得我生拉硬扯乱解释,好吧我们继续看明朝人的诗:



枝江紫山怀古(明·赵贞吉)


赤甲青江天半垂,紫山黄叶正离披。高鸿已托长风翼,下泽谁听短笛吹。地接山回秦避路,云颓天回汉留祠。周郎陆弟名空在,细雨荒台猎罢时。




 


同样是“周郎陆弟”一起出现,能跟周郎一起“名空在”的,能是陆云吗?再看诗的标题:枝江紫山怀古,枝江在哪?紧邻今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的东南,夷陵区为啥叫夷陵区,我不用再说了吧?你告诉我这诗的作者跑到今夷陵区怀古,怀念陆云?


  


再来一首清人的:



满江红·吴大帝庙(清·朱彝尊)


王座苔衣,拜遗像紫髯如乍。想当日周郎陆弟,一时声价。乞食肯从张子布?举杯但属甘兴霸。看寻常谈笑敌曹刘,分区夏。


南北限,长江跨。楼橹动,降旗诈。欢六朝割据,从来谁亚?原庙尚存龙虎地,春秋未辍鸡豚社。剩山围衰草女墙空,寒潮打。




  


这是写孙权庙的,上阙出现的人物有:孙权、周郎陆弟、张昭、甘宁、曹操、刘备,能在一票三国人物里出现的“陆弟”,请问这是陆云穿越了吗?这可是孙权庙,朱彝尊就算是拉郎也不带这么玩的。


  


现在回到最初用“周郎陆弟”这个词的王维这首诗里来。


王维为什么要用“陆弟”而不是“陆议”或者“陆逊”呢?这不是更明确吗?


在诗词里面直接写人名,有,但不多,以我个人创作经验来讲,直接写人名太不含蓄了,缺乏美感。且诗词字少,不能浪费,周郎和周瑜的感情色彩是不一样的,周瑜就是个人名,周郎包含着对他外貌的称赞,还能让人联想到他的举止性格。


那“弟”没什么感情色彩呀,为啥用这个字?因为王维这首诗是社交用的,不是说他有个感想,就写首诗。标题是《同崔傅答贤弟》,王维和崔傅俩人都写诗回答“贤弟”,“同”的意思就是用一样的韵脚,王维、崔傅两个人用一样的韵来回答某个被称为“贤弟”的人。孙权就是当今圣上,周郎就是崔傅,这首诗的赠予对象“贤弟”就是陆弟。因为要指崔傅的“贤弟”,所以就用了“陆弟”。


而且,王维也不知道赵殿成流毒如此,把人家的陆弟理解成陆云啊……毕竟大家不是白居易,不需要老妪都能看懂,需要懂的人懂就可以了。


    


王维这首诗第一次用“周郎陆弟”,后面人再用,这就成了个语典了,也就是说赵贞吉也好朱彝尊也罢,他们不一定是写来社交用,赠与对象也不一定是哥们儿,王维用过了,且这首诗很有名,他们就也拿来用。我们大家一看到“周郎陆弟”,也就能明白说的是周瑜陆逊。


   


王维这首诗一开头还用了个“洛阳才子”,这没有任何可质疑的,指的就是贾谊。本来这首诗是用典故,后来大家觉得用“洛阳才子”说贾谊特别贴切,那就成了习惯,一提贾谊,就用“洛阳才子”。后来n多诗词都用“洛阳才子”,几乎无例外,指的全是贾谊,像韦庄的“洛阳才子他乡老”;刘禹锡的“洛阳本自宜才子”;李白的“洛阳才子谪湘川”。除了“洛阳才子”,“洛阳年少”指的也是贾谊,比如王令的“洛阳年少空流涕”;吕本中的“洛阳年少未宜轻”;杨万里的“洛阳年少是前身”;袁宏道的“恸于洛阳年少泪”。


   


结论就是,周郎陆弟中的陆弟,指的是陆逊。陆弟单独出现的时候,指的多是陆云。哪怕各种注本、百科写错了,自己还是要有读诗的能力,别被人带沟里去,包括别被我带沟里去……


  


多BB一句,我竟然在“瑜逊”的百科词条里再次看见这首诗,沃德天,非要拉的话也应该是分别拉权瑜和权逊啊亲们!为啥?因为这句诗的意思不是周瑜和陆逊两个人互相为俦侣,而是说孙权有周瑜为俦侣,孙权还有陆逊为俦侣。


前面说过了,富春人是孙权,这句后面“对舞前溪歌白纻”,《白纻》是曲名,《前溪》是舞名。意译过来就是:孙权有周瑜、陆逊作为辅佐的伴侣,君臣相处十分融洽。


为什么意译呢?因为直译过来有点毁:孙权有周瑜陆逊为伴侣,孙权跟陆逊对舞,周瑜伴奏……(也可以说是三个人一起拉着手儿唱歌跳舞,这都什么鬼……)所以虽然王维不想拉郎,你们倒是可以用这个拉一拉(雾)


btw,前溪舞曲较YD,其实吴曲都挺YD的,想想他吴天天玩这个也是醉醉的……“宁断娇儿乳,不断郎殷勤”,你们感受下这画风……


新开辟cp:王维×崔弟,王维自己都在诗里叫对方“夫君”了,这不妥妥的锤么!(别信,称对方为夫君是敬称,唐代经常这么用,比如“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。”)


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日常硬广:这里有个三国群,欢迎一起来玩耍。三国同好都欢迎,谈文说史不掐架。QQ群号:683435584。

评论
热度(83)
  1. 斐济鬼才衣带香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斐济 | Powered by LOFTER